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烫发 2

2018-06-22 09:43编辑:admin人气:


烫发 2
>

漫长的十五分钟,终于滑过去了。给我洗头的那位小帅哥来了。他把我再次带到洗发间,给我洗净了头上的软发膏。我重回到理发大厅刚坐下,老板推着装有数量不少的小卷发筒和大小剪子及梳子等物品的小推车来到我跟前,将小推车(架)停在我身边后,他先挑出我的一根头发,两手捏着头发两端,轻轻拉着说:“您看您看,您的头发现在是不是变软了有弹性了?”我由对面的镜子里面望去,看到老板两手轻轻拉着我的那根头发,象是拉着橡筋一样,好有韧性弹性呀。

“软化药水好厉害啊,把我的头发软化得好细呀,细得不象我的头发了。”我说。说完,忽然一阵担忧涌上心头,又说:“这么厉害的药水,对皮肤肯定有伤害吧?”

“不会不会。”老板连忙解释:“我们用的药水都是正规厂家生产的,不是劣质产品。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哦……”我也不知自己这一声“哦”,隐含着或想表达什么思意?心中,终究还是落下了一些阴影:“把头发都软化得变了形,对皮肤怎么会没有伤害呢?”这是我心中的疑惑,没有说出口。

老板和小帅哥站在我左右两边,一人捋起我的一缕缕头发给我卷发。

在老板和小帅哥给我卷发之时,我的心中,又起了惶惑。我小肚鸡肠地思忖:老板亲自给我烫发,到时结帐,他们会不会巧立“老板亲自烫发”等名目,加价哩?如果加价,会是多少呢?1000?800?500?300?在这些价格中,我只能接受300元。若是超过300元,我是不会接受的。可是,他们要跟我抖狠怎么办?我应该给谁打电话求援?给工商局、物价局还是给……在我胡思乱想着时,老板和小帅哥已将我的头发一卷卷卷好后给我头上的小卷筒一一插上象长长的胡须一样吊着的电源插头。电源刚插上,电脑语音提示:“数码烫发,现在开始。”

“哦,这就是数码烫发呀。”当我听到电脑语言提示后,心中暗自惊叹。

无数根长长的电源插头的上头,悬吊着的那个物件,象个偌大的“黑锅盖”。我插上无数个电源插头的头,被“黑锅盖”牢牢地罩在中央,我一丝也不敢动弹。因我感觉,稍不小心,电夹子就会把我的头皮烫伤的。

对了,我在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中被“数码烫发”时,看见有辆大卡车停在“飘丝坊”门前,由车上下来一年轻小伙子,走进飘丝坊,将飘丝坊门口的两大塑料箱毛巾搬到大卡车上。那辆大卡车,大概就是专业消毒公司的吧。

大卡车走了没一会,来了一对年轻男女。女孩子是来洗头的,男孩子就坐在我右边的那张长沙发上候着。女孩子头发洗完后,来到男孩子身边,直接把手伸进男孩子口袋掏出钱夹,由钱夹里面抽出一张二十元钞票,结了洗发帐。之后,女孩子甜蜜地挽着男孩子胳膊,走出“飘丝坊”。

望着年轻恋人离去的背影,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塑到好多年前。那时我和老公也如他们一样青春年少。那时,年轻的老公也如这年轻男孩一样,陪我到理发店(那时就是叫理发店嘛)烫发多次……或许,人的一生中,最甜蜜最美好的时光,大概就是青春恋爱时期了。只有在恋爱之时,男孩子才会陪你洗头烫发,愿陪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当时光将你的青春消磨殆尽之后,留在你生命中那个当年青春年少的男孩子,他不再年轻,不再有耐心陪你烫发,陪你做梦,陪你逛街,然而,他却随着流逝的时光,入驻你生命中,成为你至亲的人……

“数码烫发结束”,电脑语言提示,将我的思绪由记忆深处拉回到现实……这时老板又来了,他将我头上每个小卷卷上的电源插头一一拔掉,说:“你还要等一会。等头发冷却了后,才能给你上定型药水。”

“啊,还要等啊?”我说:“不能现在就上定型药水吗?天都黑了。”

“肯定不行啊。头发不冷却就上药水,对头发的伤害很大。”

“哦,那行那行,听你的,等头发冷透了再上定型药水吧。”听老板说头发不冷透就上定型药水,会伤头发,我当即下定决心等待头发冷却后再让他们给我上定型药水。

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后,定型药水终于上了。上了定型药水后,当然又是一个十五分钟的等待。当定型药水可以洗掉时,帅哥理发师将我再次带到洗发间,将水温调得很适度给我洗头时问:“您头发做不做护理?”

“不做不做。”我不假思索地说:“太耽搁时间了。”

“我劝您还是做个护理吧。烫发后不做护理,会影响发质。”帅哥美发师耐心地说:“要不了多长时间,十分钟就可做好……”

“做护理要加钱吧?”

“嗯,是的,是要加钱。”

“多少钱?”

“有三个价位:50、40、30。”帅哥美发师说:“我建议您做50价位的,我只收您40元。50价位的是用牛奶调理的。烫发后要保证发质好,最好是一星期做次护理……”

帅哥美发师滔滔不绝的劝说,使我感觉,他的收入,可能与顾客做否护理有很大关系。想到此,真心不想做护理的我,心软了,便说:“每个星期做一次护理,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来做。不过,今天你给我做个50价位的护理吧。你可一定要用牛奶调的护发素给我做啊。”

“那是必须的。”帅哥美发师见我同意做护理,说话语气更是热情,服务更是殷勤周到。他除了给我细致地做了头发护理外,还给我做了很到位的头部、肩部按摩。时间大概不止十分钟,而是二十分钟或三十分钟的样子。

做完护理,结帐时,老板并没有收取我担心的:“老板亲自烫发费”。而是按事先讲好的价格:烫发费130元+头发护理费40元,共计170元。不仅如此,从老板到帅哥美发师,对我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热情、友好、礼貌的。由此,我的心中不单单是惊奇了,还有温暖,更为自己刚才小肚鸡肠的一番心思,感到脸红。

是什么原因,由何时起,我对他人竟失去了信赖呢?而人与人之间,缺失一种信赖,是多么可怕、可悲的事件啊。

我由飘丝坊出来时,冬意渐浓的小街,已是华灯初上,人影稀疏。雾蒙蒙的天空,飘起了霏霏细雨……

(来源:http://iamyourmom.com)

上一篇:骑行路上觅风景

下一篇:人生太过深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iamyourmom.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