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那年秋夜雨

2018-06-26 09:43编辑:admin人气:


那年秋夜雨
>

秋夜,寒意袭人。雨,落进檐沟,噗嗒噗嗒,像一位沧桑的耄耋老人在讲述一个冗长的故事,期期艾艾,没完没了——山野里的风从窗格子钻进来,窗台上的煤油灯芯忽明忽暗,摇曳不定。

“快醒醒。女子,跟娘搭个伴儿,到松树梁看看你爹去。”

娘叫她的时候,英子正趴在热炕上做着香甜的梦。

松树梁离家五里路,在秋木沟垴的阳坡,是好大一片不生石头的黄土地,沟里稀稀落落几户人家赖以生存的口粮都集中在田地上。地头上有一棵三人怀抱粗的松树,与天相接。叶子像针一样,一簇簇向外伸长着,每一个都尖锐有力,好像有一种精神支撑着它们。树下有几抔老坟,据说葬的都是村上最有声望的先辈。这棵大松树在风雨中安然无恙地站立了多少年,恐怕无人知晓,英子爷爷说他小的时候松树就是这般高。它像是一位钢铁战士,深情而坚定地守护着这片土地。

入秋,正是苞谷坨子挂须的时候,成群结队的野 猪嗅着它即将成熟的味道,趁着黑夜的掩护,到地里糟蹋庄稼。为了方便驱赶野 猪,各家的地头都用木棍和塑料纸盖了间棚子,里边支了张床,架了口锅,家里的男人就住在棚子和苞谷地里跟野 猪打起了游击战。这不,连阴雨一直在下,英子爹也几天没回家了。英子娘有些担心,执意要到松树梁那里去瞧瞧。

河沟涨水了,水流湍急,响声轰鸣,夜里听起来有几分害怕。英子紧紧地贴在娘的身后,当她清晰地听到娘走山路时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心里就踏实安妥了。娘每前行一步,都尽量把手电筒的光亮照在英子的脚跟儿,说也奇怪,这光亮神奇地吸引着英子兴奋地一步步地向松树梁挺进。

远远地,能瞧见地里燃起的几堆篝火,从密密匝匝的苞谷地里射出的一道道手电筒的光亮,斑斑驳驳,忽远忽近。号筒响亮的的声音从松树梁的上空传送过来,飘飘悠悠地神游在英子的心底,再慢慢地升腾,像是在召唤。英子和娘加快了脚步,顺着那声音的方向追过去——

到自家地头时,棚子的柴火烧得正旺,英子爹蹲在火堆旁啪嗒啪嗒吸旱烟锅子。见到她们娘俩儿,英子爹先是一愣,继而又憨笑起来。对着英子娘嗔怪道:“你这死婆娘,深更半夜的癫到梁上做么事,路上碰到野 猪咋得办?”娘并不回应爹的话,一边脱了湿漉漉的衫子拧着水,一边嘿嘿直笑。英子迷雾一般地瞅着他们。娘一把将英子按倒在火堆旁:“去,烤火去。”英子分明看到娘俊俏的脸蛋在火光的映衬下,绯红绯红的。

“她爹,有野 猪到地里啃苞谷么?”

“我天天守在这儿能让它得手吗?”

“挨刀子的雨下得天都要发霉了,我担心你那风湿腿呀!”

“不打紧的,没事就在火堆边儿蹲着烤呢,你甭儿操心了。”

“你不是娃她爹我才懒

得管呢!”

“咯咯——咯咯——”英子娘孩子般地笑起来。火光扑闪扑闪的,被雨水淋湿的刘海也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英子娘解散了她的长辫子,用手细细地梳理,英子爹的目光游离在英子娘的脸上,英子的心奇怪地扑腾扑腾跳了几下。她偷偷地,仔细地打量着娘,她第一次发现娘长得的确很美。

忽然,苞谷林传来里唰唰唰的响声,英子爹喊了一句:“不好,野 猪来了,你跟娃就呆棚子里别出来。”说话的当儿英子爹拿了号筒和手电一头扎进苞谷林里去了。远远的,有男人粗着嗓门叫喊:“野 猪群来松树梁了,大家快起来吹号筒喽——

一支号筒吹起来了,声音沙哑而厚重,有点像牛的哞叫声,接着又有一支号筒吹起来,尖细刺耳,又像汽车的鸣笛声,两个声音配合起来,高低迁迴,婉转动听。后来,很多号筒都吹起来了,加之对面山坳里的回音,叽里呱啦地响成一片,在深夜的旷野里毛骨悚然的,吓得野 猪屁滚尿流,一溜烟逃窜到树林深处了。松树梁又恢复了宁静,只有雨水打在苞谷叶上的嘀嗒声和柴火燃烧的噼剥声。

英子爹回来时手上拎着两个胖嘟嘟的苞谷坨子,高兴地对英子娘说:“今年苞谷成器了,你就等着乐吧!先扳两个让娃儿尝尝鲜,解解馋。”英子娘麻利地接过英子爹手中的苞谷,嗞溜嗞溜地剥了壳儿,架在火上烤起来。

那年秋雨夜,在松树梁的野 猪棚子里,在一垅温暖的火堆旁,英子说她有两件事忘不了,一是她平生第一次吃到的最香甜的烤苞谷,二是那扑腾扑腾几声心跳自个儿捉磨了很久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来源:http://iamyourmom.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iamyourmom.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