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心情文章

别了,伤心的人

2018-07-28 09:41编辑:admin人气:


别了,伤心的人

  眼看着清明节就要来了,春意盎然的脚步,带来了人们对故去亲人的缕缕思念。是啊,该祭扫缅怀亲人了。哥哥从沈阳赶了回来,我们一起去了青山公墓祭拜母亲的在天之灵,心情沉沉的,有些伤感。之后,我对哥哥说,你先回吧,我去看看亚奇。

  亚奇是陕西宝鸡人,大学毕业以后来到了我们这里工作。因工作关系我们成了铁哥们,交往已经20多年了。去年11月份去世,是尿毒症。他非常出色,既有黄土高原汉子的粗旷豪放,也有淮上人家男子汉的淳朴善良。他的逝去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我失去了一位可以时时刻刻敞开心扉的挚友——长时间的相处相知,已经让我们亲如兄弟。今天,我又来看你了,兄弟!我知道他的家庭并不如意,他的妻子性格内向,没有他的心阔豪放,他们俩在长期的冷战中生活着,而每每出现家庭冷暴力时,都是亚奇主动迁就、化解,这曾经给亚奇带来过苦恼,我常常告戒亚奇,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容忍她的弱点吧,过过就会好的,老了你们就会相扶相持了。而亚奇听了总是默不作语,似乎听从了我的劝告,但我看出了亚奇的极不情愿。作为朋友,我也只能点到为止,剩下的由他们自己定夺。他终于在忧郁中走了,妻子默然流泪,女儿哭天抢地,那情形,我至今难忘。

  因为心里装着亚奇,今天,我来祭扫他了!在诺大的青山公墓区,我缓缓地走向了B4寄思区第二排16号,那里,躺着亚奇!远远望去,我忽然发现有一女子垂首低眉,蹲在亚奇的墓前在给他焚烧纸钱。因为那女子披散着的头发遮住了面部,我无法看清,情急之下,我疾步来到了她的跟前,也许是我的脚步声太大了的缘故吧,那女子扭转了头,撇了我一眼。我终于看清了,呀,是哓哓!她正泪眼婆娑着,神情黯淡。哓哓也看到了我,不觉一怔,凄然笑了笑:你来看亚奇了?说着,起身捋了捋凌乱了的长发,又侧身整了整墓碑正中那束可能是她带来的鲜花。就在我惊讶时,她突然从自己的坤包里抽出了一封信,随手投入了焚烧桶里,我眼疾手快,大叫着“别烧!”伸手捞出了信。亚奇很有写作功底,以往他写的东西都会让我过目,在这点上我很佩服他,今天能够见到他的东西,我当然会全力抢救的。至于这东西是怎么到的哓哓的手中的,信中写了什么,我没有来得及仔细思量。哓哓见状,死死拽住了我的手,欲重新夺回信投入火中,我大怒,气急败坏地斥责着哓哓:亚奇是有写作天赋的人,我正在策划为他整理遗作你知道吗?你别害他!因了我的失态,我连连向哓哓道了歉。但没有想到的是,哓哓嘤嘤地啜泣了起来:亚奇,亚奇,别怪我无情,我不想让他知道啊。接着,她用那痴呆的泪眼盯了我一下,喃喃道:你看吧,看吧,亚奇会诅咒你的!哓哓的这波动情绪是我始料不及的:她和亚奇怎么啦?此刻,我无心揣测这个中的原因。百般安慰之后,我和哓哓离开了青山公墓。车子在急速地驶着,公路的两边一边是青翠覆盖的山峦,另一边是碧绿荡漾的淮河,而在这无限的春光里,我和哓哓保持了默契,都没有说话,我的心是沉甸甸的,也充满了好奇,我想探究真迹。于是,在哓哓的家门前,我征询了哓哓的意见:如果你认为这样对你不好,你可以收回这封信自己保存,如果你认为可以让我过目的话,我想看看。哓哓幽幽地说:你看吧,不给你看你会怪罪我的,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我知道你是亚奇的好朋友,我相信亚奇也不会责怪我的。如果你想公开也是可以的,随便你。

  “哓哓,我快不行了,你来看看我吧,那样,我死也无憾了。还记得吗,我们相识于仪心舞厅,大概有十年了吧。你当时只有24岁,我清楚地记得,你总是骑着自行车带着个小女孩来跳舞,你那冷艳中带着忧郁的神情每每都会引起我的注目,有好几次我欲邀请你跳一支舞时,都因为怕遭到你的拒绝而知趣地打消了念头。有一次,那个小女孩因为在舞场乱钻而不小心被我撞倒了,哇哇大哭。我连忙瞥下了舞伴,随手抱起小女孩哄笑了她,你疾步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夺过女孩转身离去。来舞厅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近距离一睹了你那冷漠而清澈的眼神,我不禁呆住了,发誓一定要鼓起勇气邀你一曲。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我真的邀请你了,虽然你没有拒绝,但是,可以看出你是勉强的,但为了显示出你女士的优雅风范,你还是落落大方地闻歌起舞了。我的心情是战战兢兢的,我至今忘不了!呵呵,男人啊,有时候面对漂亮的女子时总是会显出他的笨拙、可笑。当时,我好象说了对不起什么的,你始终没有搭理我,只是随着舞曲在旋转着……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更多次的邀请,慢慢地我们就熟悉了起来。你告诉我,你是下岗女工,那女孩是你女儿,夫妻不和睦,正在闹离婚。你还告诉我,因为家贫,不得已违心嫁给了家境优越的他,你童年时那些美丽的幻想轰然倒塌。你心有不甘,但眼前的现实制约了你,不得不屈从,你只好认命。然而你的丈夫对你的这种心态还是有所觉察。他知道,他除了家境比你优越外,无论是学识、相貌还是做人,无一能够胜出你的地方。于是,那种大男人的所谓的自尊心要发威了,于是,他开始变相折磨你了,于是,你求生不得,欲死不能。这时,我才明白了你冷漠和看似无情的原因。在后来的相处中,你渐渐地对我开放你的心扉了,把我当做了你倾诉知己。你那无尽的话语,就象滚滚东流的江水,永远也倾泄不完,堵也堵不住。至于你为什么要向我这个外乡人说出这些,当我询问你时,你动容地告诉我,你诚实可靠,值得信赖。后来,你又曾经多次对我说,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你和一般男人不一样,很有男人味,和你交往有安全感。对于你的这些评价,我起初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其他男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区别,但因了你的反复诉说,我也默然接受了。你说你是井底之蛙,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就见过那么大的天,对那生我养我的遥远的黄土高原充满了遐想,喜欢听具有西北风味的《一无所有》、《黄土高坡》等歌曲,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去那神奇莫测的地方看看黄土风情,看看延安窑洞、看看兵马俑和莫高窟。我在你竭力赞誉我家乡的心旷神怡的同时,也听出了你的话外音:这都是因我而起的原因吧,不是有句话叫‘爱屋及乌’吗,想必你一定是……我及时捕捉到了这其中的心灵闪电,我畏惧了:我是外乡人,在这里已经成家立业了,我不敢奢望能够得到你这位江淮水乡美女的青睐,更不敢在你那粗悍丈夫的家门口造次。我又有点自嘲了:可别自作多情啊,想那么多,你会看重我什么呀。但自嘲归自嘲,我还是有意识地开始疏远你了。我把你那美丽的憧憬就此装在了心里,只求自我心灵上的安慰,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始终保持了与你的距离。倒是你,在我的面前象一只快乐的出笼小鸟,释放出了你那火辣辣奔放的个性,解禁了长期的郁闷。实话告诉你,由于受到了你的感染,我也越发喜欢和你交往了。从此以后,我总是渴望能够每天见到你。而当你每次心情烦躁时,你就开始频频地主动约我去酒吧、歌吧和咖啡馆了。这个时候,我们相聚在无人打扰的充满温馨的地方,边喝点什么边无忌地聊着愁绪、眼泪、酒、烦闷和快乐,但我的心总是惴惴的。常常是我以一个大你15岁的兄长的姿势(按照你的话说:一个极具成熟魅力的男人的姿势)给你以心灵上的慰籍和关切。光阴荏荏,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中走过了近十年。而在这漫长的十年里,因为你糟糕的婚姻,你受尽了他的摧残、折磨和灵魂上的吞噬,终于在第八年离婚了。那天晚上,你要求我去你家庆贺庆贺,起初我想拒绝,但碍于你的盛情和你的心情,我还是勇敢地去了,这是你离婚后首次允许一个男人去你的小巢吧,我真的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那晚的你,一会哭一会笑的,疯疯癫癫,乐此不彼,全然不顾我的感受:我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啊,我得走了。快十一了,可你还是没有让我走的意思,我要走,你不让,我只好继续陪着你疯。到了十二点,我急了,欲夺门离去,你第一个反应就是反锁了房门,狂嚷着‘你要走我就死给你看!’看你那劲头,真有赴汤蹈火、立马就义的打算,我害怕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在隔壁的房间里躺下了,拒绝与你说话,你象疯了一样,歇斯底里地用你那白皙的小拳头狂打着房门,并最终撞开了,紧紧地拥抱了我,那喜悦苦涩的泪水沾满了我的面庞,口里不住地嘟嘟着:胆小鬼、胆小鬼……我们终于有了不该有的第一次。这是我们八年来第一次灵的搏击、肉的冲撞。你细细尖叫着,我低低地吼着,大有欲仙欲si、共赴九天的姿势。你那温软的身子、诱人的体香、潮红的双颊、绵绵的哝语、热烈的心跳,还有那风情万种的眼神,我至今仍刻骨铭心……夜半时分,我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香烟,陷入了深深的负疚之中:我到底怎么啦,我平时不是自视傲强不屈、个性冷漠的吗?我怎么这么不争气啊,我对得起妻子、对得起哓哓吗?哓哓将来怎么办?苦思幂想中的我找不到答案,我真的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而你却把那汗津津的小脑袋枕到了我的胳臂上,又用你那温热的小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胸脯:我很知足,放心,我不会去破坏你的家庭,就这样,挺好。我嗫嚅着:对不起,对不起。……这事过后,我们都又情不自禁地有了几次,而每做一次,我都暗下决心:不能了,不做了。但每当事来的时候,我都会软化在你的温柔之中,事毕懊悔不已:真不如死了算了!最后那次,我毅然决然地对你说:你不能再这样子和我不明不白的了,你找个好人家过日子吧,我身体不好,也比你大那么多,耽误了你我于心不忍。也可能是我反复唠叨的原因吧,你哭着对我说:是你要我找的,你可别后悔!瞧着这个热恋中小女人的嘤嘤痛哭的样子,我心软了,但旋即又心硬了起来:别给我装模做样,你太自私!你害你自己不说,还害我家庭,从今以后,我不会来了!那之后,我就有意识地回避你了,你天天给我打电话,我就是不接。直到有一天傍晚,你一反不上门的承诺,来到了我的单位,幽怨地告诉我:我要重新交朋友了,我妈说,再一个人这么过下去,她就要死给我看!亚奇,我真的不想找,有你就足够了,我们就这样多好啊。我连忙对你说:你是个好女人,但你还年轻,听你妈的没错的,你越是这样待我,我的负罪感就越重,你难道就让我在这种负罪中苟延残喘吗?你含泪点了点头,默默地离开了。你就这样走了,而当时我也有了一种回归大自然的出笼鸟的感觉。捆绑我心头的桎酷打开了,我的心也舒展了许多。

  “岁月在漫漫中渐渐流失,你也逐渐淡出了我紧蹙的视角。一时或张或驰的愁苦心绪也慢慢地得到了释怀。那段时间,我是快乐的,心也是坦然的。我们又仿佛回到了相识的起初,发发短信,或打打电话什么的,你几次三番要约会我,我都坚决地回绝了,因为我怕重温旧梦,怕给你平静的新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记得我们在最后一次相约吃饭时,你望着那幽暗的灯光,忽闪着那对幽怨的丹凤眼,轻轻地告诉了我你对那个‘他’的印象:挺会体贴人,说话有点幽默,招人喜欢。虽然你是漫不经心说的,但不知因为什么,我这时却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丝难以名状的妒忌。而我却不由自主地脱口道:好好相处,珍惜他,你们好了我就高兴了!你可能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吧,紧接着,你又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以后啊,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要真心和‘他’处朋友。说实在的,这话一出你那殷红的小口,我的心里就泛出一股醋意来了:难道我们这十年的耳膑厮摩就那么得不堪一击?我心想:小样,只要我耍点小手段,你还不是乖乖地回到我的身边!想到这里,我露出了一丝会意的微笑,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也占据了我的心。但现实很快就击碎了我狂傲的自信心,你真的离我越来越远了!现在想来,回忆起你后来的点点滴滴,也许你不会觉得,那对我的打击就太大了。反正我也是快要死的人了,我不想把这段难以启齿、欲死欲活的对你的苦恋带进坟墓里,说出来让你知道一下,我想你不会责怪我更不会嘲笑我吧,我现在就一个想法,我苦苦思恋的心情要让你知道。我记得你在最后一次见面时还说过一句话:以后真的和‘他’确定了关系,我决不三心二意!言下之意就是要和我彻底分手,虽然你当时是淡淡的轻言细语,而我却仍然在过分地坚信着自己的判断:你决不会那么绝情地抛弃我!今天看来,我真的想错了。

  “自那以后,你就真的再也没有与我照面了!有时候,这人啊有点犯贱,得到时不知道珍惜,一旦失去了就开始思念他(或者她)的种种好处来了,而我就是这种贱人!我当时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为了彻底和我保持距离,杜绝我影响你和‘他’的交往,竟然把你的手机号码都给变更了。有一次,我拨打了你原先的手机号码竟居然是你姐姐接的,还问我是谁,干什么的,听到这话,我心都凉了。后来,你用这个号码给我回打电话称,有什么事情就打这个号码让你姐姐转告,我一听就火了:干什么,要分手就明说,人有脸树有皮,我找你非得通过你姐姐转告算是怎么回事?而电话的那头,你是沉默的。我没有弄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保持沉默,现在是想通了!我当时还告诉你,因为心情烦闷我要去江浙一代转一转,考察考察,再做打算。你真切地说:到时候通知我一声。我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你的这份真切,临走的那天,我傻傻地给你姐姐的手机发了短信,又及时让你的侄女转告你:我要去江浙了,祝福我一路顺风好吗?但结果是令我大失所望的:一个曾经那么依恋我又那么诚心待我的痴情小女子,居然如6月天梅雨的气候,说变就变了,而且是那么得绝情,真令人大惑不解!我当时心中那个恼啊,无以言表。考察归来以后,我发誓永远不再搭理你,永远!但心底里的那份思念之情啊,总是不争气地往心口上涌着。就这样,苦思、愤恨、浮想、烦躁、渴望、切齿,这所有的酸辣苦甜,我全部经受了。……有时候静心又一想,我是你什么人啊,没资格干涉你的自由嘛,我不是早就希望你有个好的归属了吗?你现在能够这么久不联络我,不正说明你与那个‘他’已经相处得如鱼得水了吗,这不正是我的初衷吗?我应该为你高兴才对啊。现在,我已经被确诊为尿毒症了,我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我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真的!但我现在真正苦恼的是,当初就不应该走出轨的那一步,我自责啊!是我害了你,也是你害了我,我恨自己恨你恨这个世界!我希望来世一定不托生人,而要托生个无忧无虑、无头无脑永远只知道快乐的猪八戒!

  “一番苦苦思索之后,我的心也趋于平静了下来。就在我决定把你淡出我视线的时候,你却在不经意中再次与我相遇了。第一次是我在上班候车的地方,你从远方走来。也许你是无意于与我相遇吧,你表情尴尬,极不情愿却又不由自主地挪动着脚步,一定是没法回避了!看你那神情,我主动招呼了你,为的是给你一个台阶,你说:有空我们再说。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行,你步履匆匆地急驰而去。事过有两星期,我们再次相遇,还是我主动招呼的你。而这第三次,却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幕,那天是春节期间,我去单位值班,正行走在路上,你和‘他’各自骑了自行车并肩边走边说着什么,被我蓦然撞上了,你的脸色一沉,我知道还得主动打招呼以解你的不自在,我向你挥了挥手:忙啊。就闪了。哈哈,关键的时刻男人就是男人,总是会可意地表现出他作为一个男人的绅士风度。但当我来到单位的时候,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回味着我们今天的相遇,特别是看到你与‘他’鱼水相溶的情景时,再想想我们的从前,我因节日带来的良好心情生生地被破坏了!我陷入了深深的苦痛之中。还好的是,今天就我一人值班,这痛苦的表情无人看到,我可以尽情地去释放,否则,真不知道同事们见到以后会用怎样的眼神来揣测我。就在我目光痴呆茫然不知所措时,你用你家的电话打通了我的手机,你开口就问我是不是一个人在,说话是不是方便,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你连声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伤害了你!接着,你解释道,我们不合适,我不能去破坏你的家庭。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情绪激动,想发作又不知道说什么,哑然无语。平静之后,我才渐渐地听明白了你说话的意思,你说如果不是我几次主动招呼你,你不知道如何面对我的出现,你说你是没有办法,妈妈逼的,你说你希望我谅解你,你还说希望我们能够和好如初。但我知道,那已经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情了。我也听到了,那边的你,哽咽了,啜啜抽泣着。而此时此刻,我的心也不好受,我鼻头酸酸的,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冲那头的你叫嚷着:可能吗,可能吗!我再三控制自己:不要发火,不要发火,算了,算了,别再自己折磨自己了,没有意思,没劲透了!但那边的你却不依不饶:就要和你好,就要和你好!可这时的我心里清楚:你哽咽你难过你尴尬,不正说明你对‘他’有情了吗,之所以对我歇斯底里,那是因为你对只是我有点愧疚罢了。在两个男人之间,你首先舍身于我,然后是钟情于‘他’,两男的抉择,使得你蓄久以待的内心矛盾与激动总算爆发出来了。理解,充分理解!而这内心矛盾与激动的总爆发,突显出了这样一种变异的情形:你是在玩弄我的感情(也许我的话严重了,但我的直觉就是这样)!从另外的角度来讲,你也是在玩火(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我可不愿意引火烧身。想到这里,我反而冷静得出奇。于是,我直接告诉了你我的想法:如果可能的话,请你彻底地把我从你的记忆中抹去,安心与他相处吧,我祝福你们!但事情的发展总是有点意外,每当你有了不知道是什么想法时(这也是我至今没有搞明白的地方),你就会悄悄地用你姐姐的手机给我发来短信或者打来电话,一会儿说要继续与我保持正常交往,一会儿又称要约见我说说话,一会儿还说对‘他’有点不满意,与‘他’相处是做样子给母亲看的,有时候还会说想离家出走,远走高飞。你这个女人啊,我是真的读不懂你了!我本已平静的生活就这样活生生地被你给搅得心烦意乱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啊,我不明白,不明白,难道非得把你这个女人迷一样的心带到坟墓里去吗?你就饶了我吧,我在这里给你作揖了!好了,我把该说的话都说尽了,也舒心了,我可以放心地走了。我期盼你能够来见我最后一面,我把自己的心思都写这里了,不想让别人转交,希望亲自交到你的手里!不过,来不来是你的自由,随便。”

  我是含着眼泪一口气读完亚奇的这封情真真意切切的长文的,我为之汗颜,为之震撼。我没有想到的是,自以为了如指掌、亲密无比的朋友加兄弟居然会有这么一段悲情冲天的情感经历,而这悲情居然就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而且历时那么长久,十年啊,我的天!他们居然掩饰了那么久并且又是那么得天衣无缝。然更令我大惑不解的是,那个我看着长大的邻居家文文静静的小妹妹哓哓是怎么对亚奇产生了如此强烈的依恋和委身于亚奇的?以后又为什么要那么绝情地抛弃了亚奇的?带着疑惑,我决定见见哓哓。

  今天是星期六,天气不好。早晨起来,发现窗外是阴沉沉的,风刮的飕飕响,把那棵已经挂满了微微泛着谈红色小花的树头吹得左右摇摆,有点冷。此刻,我的心也是沉沉的。妻子已经外出旅游去了,我想应该约见哓哓谈谈。虽然我不敢保证哓哓一定会把实情告诉我,但我还是决定了。“知道你一定会找我”,哓哓脸色苍白,有点倦意,她惨然一笑,“你想知道什么,问吧?”“绝对尊重你,你可以什么都不说的”,哓哓把我让进她家,请我坐下,会意一笑,“我长大以后,你是第一次来我家吧?”我大笑,连连点了点头:这个鬼丫头,言下之意是在暗喻我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忙不迭地点燃了一支香烟,掩饰了自己的窘态:方便吗?“没事,‘他’也抽烟”,随手递来一只烟灰缸。我看得出,哓哓已经适应了“他”的个性与习惯了,我突然又觉得自己来的有点贸然了。哓哓为我沏了茶,在我对面坐下了,轻轻地叹了口气:亚奇死得可惜了,他是那么得出色,也是我害了他。最初见到他,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男人所能比得了的,他身上拥有一种成熟、练达、深睿、冷静的气质,在我们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城市里,在我的周围,我真是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能够让我一见就倾心的男人,真的大哥!而那时的我,年轻不经事,也正身处家庭崩裂的边沿,心情极度的空虚,他的及时出现,正好填补了我的寂寞与饥渴,不管你怎么看我,反正我当时就是那么一种凄凄惨惨的景况。我把自己的这一切都告诉了亚奇,他出于一种同情一种关切,不时地安慰我、鼓励我,他是真诚的,不象那些心怀诡计的男人,这就使我产生了一种安全感,暖暖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后来,我越来越痴迷于他,多次给他以暗示,可他就象铁打的石头般那么冷那么生硬,象个呆子一样傻的可爱。在那个难忘的夜晚,我主动把自己交给他了。事毕,他象犯了罪似的,一个劲地抽烟,不与我说话,而女人呢,却不是这样,总想着在这个时候能够得到男人温暖的话语安抚安抚。我一看他那样子,就急了,骂他懦弱、胆小,是个大傻瓜、冰镏子。他回过神来了,连忙堵我的嘴,口里嘟哝着“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他有了道德与良心上的自责。“既然你们都意识到了这个方面的问题,那为什么还会有以后呢?”“那时的我,说到底还是年轻、单纯了点,满眼都是他的好,也许他觉得我是真心待他吧,所以,他每次都接受了。”“这不是明摆着不会有结果的事情吗,他当时又是怎么想的?”“因为我的真情,他似乎背上了沉重的感情十字架。有一次他对我说:要不,我离婚要了你吧?我一听这话,当时语塞了:这不正是我所希望的结果吗?但我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回家之后,我确实想了很多很多。从个人感情上讲,我很想永远拥有他,给他一生的幸福。但他太优秀了,我觉得自己的心理上还是与他有一定的距离,怕将来会出现裂痕,与其以后的不可测,还不如就这样保持关系的好。另外我还想,我自己已经是家庭破裂了,难道我能为了一己之私再去拆散另一个女人的幸福家庭吗?如果是这样,我也会觉得是对亚奇犯了罪。想到这里,我的心滴血了,欲哭无泪,欲诉无门,天,好不容易有一个值得一生信赖的男人站到了我的眼前,而我却无法在此时此刻向他诉说衷肠了!想着今后又是我自己独自吞咽苦水,我放声大哭了起来,最后,我咬咬牙,拒绝他了。”“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我总觉得还是另有隐情你不想告诉我,我想应该不会只是你所说的这些个理由吧?亚奇信中的那个迷又应该怎么解释?”因为我想探个究竟,虽然考虑了很久,不想问这个敏感的话题,但我还是忍不住地脱口而出了。“是,还有”哓哓坦然地承认了,“那个时候因为自己太年轻,少不更事,感情用事的成分多了些。我只是注意到了亚奇光彩的一面,头脑发热,不及其余了,所以也就不顾一切地做了几次蠢事,结果把那么一个沉稳的亚奇都搞得神魂颠倒了,我自己当时就更不用说了。几番激情复雨,那种新奇刺激的感觉在得到满足以后,我逐渐趋于平静了。我深深地体会到了感情这东西并不包治男女关系之间的百病!现代社会现代的人,谁还会爱情至上呀。具体到了我自己,当然也不会例外,我虽然已经34岁了,但自身的条件并不是很差你是知道的,因为周边的环境所致,整天耳濡目染的都是一些攀比,我也是要强的小女人啊是不是?亚奇比我大15岁,原来并不知道他的身体是那么的孱弱,他除了具有我所认为的内在的气质以外并无其他出色的地方。老实说来,我如果真的跟了他,唾沫星子淹我倒不是可怕的,我身边的那些小姐妹的讽嘲热讥可是让人受不了,她们会问我:图亚奇什么啊,一个半大的老头子、病秧子?所以,这也是促使我痛下决心离开亚奇的原因。但我知道这样做对他太残忍,我当然也不忍心把这心思直接告诉他,毕竟我对他也是付出了自己的真情的,我不能做绝事。而‘他’却是我可以带进小姐妹圈子的人,虽然‘他’和亚奇不能相提并论,但‘他’却足以能够满足我的虚荣心!于是,我果断地作出了离开亚奇的选择。也正是基于这原因,我使用了‘他’给我买的手机,并有意识地疏远了亚奇。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正是我的一错再错,导致了亚奇心情忧郁,病情加重。他的痛苦我理解,也是我一手造成的。当我得知他整天欲罢不能的心态和那急于想见我的时候,我心有点软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既这样想也这样做了,我也就不想再倒回去。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隔三岔五地给他发发短信、通通电话,目的很清楚,让他慢慢地从怨恨、失望中加速对我的记恨,直至让他对我彻底绝望。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亚奇会对我至死留恋并且是带着迷一般的遗憾心情走向了天国,唉,真的好悔,他太重情义了!这样的好男人现在已经绝世了,感动天、感动地,苍天有眼,那边,亚奇一定会有好报的!来世一定跟他!”。

  哓哓这时已经是泣不成声了。本来,我今天是有另外一种思想准备的——如果哓哓不给我一个圆满的答案,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什么叫自食其果、什么又叫不自量力的!我是决不放过她的——为了亚奇,也为了我们做人的良心: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居然如此这般待你大哥的挚友并且是那么得不尽人意,太令我恼火!然而,哓哓如此直白的坦诚,竟使得我一时不知所措。听完了哓哓的倾吐,我就象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重新打量了她一眼,仿佛不认识似的。此刻,我心底里生出了一丝丝的悲哀,为亚奇,也为哓哓。我无措地嘀咕着、语无伦次着:这世道,这世道。可以想见,亚奇生前的心情是多么得悲戕!他出生在遥远的黄土高原,没有亲人,只有我这个朋友,而这故事——在当时看来他无法向我诉说的悲情故事,他却只能暗然自饮,真是可泣又可怜!我也在想:如果不是哓哓,亚奇也许会平静地走过一生,他对得起他的妻子吗?不!他又对得起哓哓?也不!在人生的道路上,作为一个有志气的男人,他本不该为儿女情长而丧失自己作为男儿的本色,这也正是他的悲情之所在。如果亚奇当时能够克制自己不为情所惑的本能,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个结局!而正因为如此,我可以有理由的想象出,亚奇是背负着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哓哓的的凄凉和沉痛的精神包袱离开人世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哓哓当时不是因为年轻冲动,她也不至于事后背上对亚奇负罪感的十字架,在已经有了“他”的情况下去为亚奇伤心落泪了。天,亚奇是悲剧人物,哓哓也是!我们还有理由认为,亚奇的真情和哓哓的舍身是人性中彰显出来的非常闪光的人生亮点,因为我们都是凡人,情可遇、心所求,一般的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如此(当然不是绝对的)!所以我说这是人生闪光的亮点。难道这不正是人们赤裸裸地追求生命中纯真的挚爱吗?这样看来,亚奇又是幸运的,因为他毕竟轰轰烈烈地爱了一回——他心里装着所爱的人,继续追求他天国的爱的真谛去了,而所留下的,就是哓哓的悲伤、自责、遐想与遗憾。

  对此伤情,我不想细想,我也无力去理清思绪,剩下的,就是活着的哓哓如何面对自己今后的情感生活。世者已逝,生者还必须继续,唉,我不杞人忧天了。好自为之吧哓哓们,但愿此伤情不再,也但愿天下所有的有情人能够息息相惜,真诚地去爱他、爱她。

  别了,伤情!别了,亚奇,一个伤心的人!来世去看你!

(来源:http://iamyourmom.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iamyourmom.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